关注古子画院官方公众号,天天有惊喜!
 
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 古子画院 > 首页 > 拜师学堂 > 学生感言
拜师学堂

 


 

学生感言

拜师有道 | 中国国画艺术圈的师徒传承

浏览:187|发布时间:2019/09/20 16:09:38
无论古今中外,无论美术还是其他领域,师徒相承,薪火相传,都是文化最主要的传承方式。虽然现代的教育模式,使得这种传承的方式有了巨大改变。但作为特殊性极强的传统艺术领域,传统的师承方式的效用似乎不是现代学院可以完全替代的。国画大师吴昌硕作品《寿桃》一日为

无论古今中外,无论美术还是其他领域,师徒相承,薪火相传,都是文化最主要的传承方式。虽然现代的教育模式,使得这种传承的方式有了巨大改变。但作为特殊性极强的传统艺术领域,传统的师承方式的效用似乎不是现代学院可以完全替代的。

国画大师吴昌硕作品《寿桃》

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在传统的师徒传承中,通过模拟血缘连结的师“父”与徒“儿”关系,使传技者有可能尽心尽力,反复言传身教。像国画大师吴昌硕不仅学而不厌,且也诲人不倦,先后投其门下执弟子礼的有:诸乐三、荀慧生、沙孟海、潘天寿等,不仅有来自书画界,也有来自其他领域的,在吴昌硕的指导下,弟子们的技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。齐白石将晚年收弟子视为人生一大快事,对李可染青睐有加。他曾画《五蟹图》送给李可染,上面题句:“昔司马相如文章横行天下,今可染弟书画可以横行也。”历史上,一批批各类艺术的传承者们,在一种巨大的文化感召下,恪守传统,甘心于贫困寂寞,不为荣辱贵贱所动,为本门技艺穷毕生之精力,使后人可敬可佩。

尽管师徒传承已经有了悠久的历史,而且在文化发展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但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面对新的发展环境,师带徒的内容也要与时俱进。面对着目前一些人“重利轻艺”、“托名自炫”,靠着拜师来为自己的脸上“贴金”,童衍方先生表示,师徒传承不仅是传承文化、传承技艺,更是传承人品。徒弟跟随老师的学习过程,不仅是学技艺,更是学做人。

“守旧”是师徒传承中普遍存在的现象。若无守旧,传统文化也不会继承下来,问题的关键是守什么旧。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厚底蕴,加上许多内容有赖于世代相传的经验,因而师傅受到了社会的普遍尊重,作为徒弟则必须以服从的代价去换取这种经验。但“守旧”不应盲目,而需要积极创新。在画史上,人们对既重师承,又重独创,能“借古开今的画家”是极为推崇的。潘天寿拜师吴昌硕之后,有机会观赏吴氏画作,耳濡目染,画艺大进。对潘天寿在艺术上的进步,吴昌硕也大加赞赏,说:“阿寿学我最像,跳开去又离开我最远,大器也。”童衍方先生培养学生在书画篆刻各个领域都有各自的强项,如徐之麾、袁慧敏、唐存才、仲威、冯磊等,都已经成为了书画篆刻、金石碑版等方面的专家。

师徒传承中,不仅要有能把学生领进门的师傅,更需要有领进门后的修行环境。对于徒弟们来说,“进了门、入了谱”,就能在这个“大家庭”中找到自己的角色位置,而不会显得孤单寂寥,从而产生一种让人难以摆脱的归属感。有人曾这样描述“师徒传承”:师傅在下面,肩膀给了徒弟,徒弟踩上去;徒弟又变成老师,再把肩膀伸给自己的徒弟,又一个徒弟踩上去。就这样,徒弟踩着师傅伸给他的肩膀,艺术向上,生生不息。但这种师承关系不是拉帮结伙找靠山,否则就不是艺术群体了。

扫一扫,加关注